图片新闻

  • 株洲与七所高校签约建南方军民融
  • 株洲市石峰区大学生踊跃报名参军
  • 致敬,那些永不磨灭的番号
  • C919首架机通过首飞放飞评审
军地双拥 >> 拥政爱民

“那个鬼子炮楼,我们打了5天”

时间:2015-8-3 8:43:54来源:本站原创

“那个鬼子炮楼,我们打了5天”
 
通讯员 王书勤 摄
 
    7月27日,在株洲市荷塘区一个老旧小区,记者见到了住在这里的抗战老兵王书勤。他的身体不太好,刚说一会儿话,就要老伴给他戴上氧气呼吸一下。见此情形,记者很不忍心,但这位88岁的老人却执意要记者留下来。
    见老人如此执着,征得他老伴的同意后,记者坐下来,他讲述70多年前的往事。
    1942年2月,年纪尚幼的王书勤从老家山东莒南县参军,成为八路军115师686团的一名警通员(警卫员兼通讯员)。同时参军的还有同村的34名年轻人。
    参军不到3个月,王书勤就参加了战斗。
    “第一仗是在一个叫黄墩的地方打的。仗不大,但我亲眼看见牺牲了3个同伴。要说最激烈的,还是1943年冬季攻打石沟堰日军炮楼的战斗。那个鬼子炮楼,我们打了5天。”王书勤说,这个炮楼是鬼子占领山东后就修建的,不仅炮楼本身高大坚固,而且周围修建了一系列附属建筑,外围布满鹿砦、壕沟、铁丝网、地雷。为了做鹿砦,鬼子将周围村庄的树都砍掉了。这个炮楼像一颗钉子,钉在几个小块根据地之间,八路军一直想除掉它。然而,由于炮楼防御坚固,先后几支部队都没有攻打下来。
    最后,攻坚任务落到了敢打硬仗的686团身上。
    “那几天,不断下雨。”王书勤平静地说。他顿了顿,像是回到了战斗的岁月:“说实在的,那些鹿砦和铁丝网很难难住我们,最难对付的是暗藏的地雷和埋在壕沟里的尖树桩。八路军没有探雷器,怎么办?这时,有个战士出了个点子,用牛探路踩雷。于是,我们从村里买了两头牛,再往牛身上泼上汽油、点上火,再把牛往据点方向赶。着了火的牛拼命往据点方向跑,踩响了地雷,也踩塌了尖树桩。八路军战士跟在牛后面,越过壕沟、跨过雷区,一直冲到炮楼。在解决了炮楼外围的500多个汉奸后,又与主炮楼里的200多个鬼子进行殊死搏斗,直到把他们全部消灭。”
    王书勤告诉记者,这次战斗进行得异常激烈,686团损失不小。 战斗中,作为警通员的王书勤尽管没有直接参加攻打炮楼,却要一边保护团首长安全,一边冒着生命危险到阵地传达命令,还要负责运送伤员和背回牺牲的战友。当年只有十几岁的他力气不够,每背回一个伤员,都要用尽全身力气。“伤员因为伤痛,在我背上哭,我也因为跑不快而低着头哭。尽管这样,我还是背回了4个伤员和几个牺牲了的战友。”王书勤说。
    “攻下石沟堰日军炮楼后,当地老百姓欢天喜地,杀猪宰羊庆祝,犒劳我们。但是,一想到战斗中牺牲了那么多战友,眼前的大鱼大肉又吃不下。”说着,王书勤眼里噙满了泪花。
    在频繁的战斗中,王书勤从一个小兵迅速成长为一名成熟的战士。后来他随大军南下,一直在株洲工作和生活。
    “作为一名八路军战士,我能够幸存下来,已经很知足了。我常想,当年如果不是参军时首长见我年纪小,留在身边当警通员,我可能也早就牺牲了。我们村出去了35个人,只有我一个人活下来了。直到前些年回到老家探亲,还有人向我打那些伙伴的下落。”
    临别时,王书勤与记者握手道别。因为身体欠佳,他那饱经沧桑的手透着一丝凉意,但透过他浑浊而坚定的眼神,记者能感受到他那颗心依旧炙热。(通讯员 彭超群 湖南日报记者 周怀立)
 

相关阅读:


上一条:茶陵光明村建起“退役军人之家”
下一条:“那次战斗,我们差点与鬼子同归于尽”
  【打印】 【  】 【关闭

本站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24-31885629|邮箱:hot@nen.com.cn|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
关于我们| 客服中心| 广告服务| 建站服务| 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