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新闻

  • 株洲市2017年女兵征集体检人员名
  • 株洲纪念建军90周年图片暨书法美
  • 今年株洲大学生入伍征兵比例力争
  • 株洲与七所高校签约建南方军民融
国防新闻 >> 军事动态

善于设计战争者才能主导战争

时间:2016-12-8 10:44:54来源:本站原创

 善于设计战争者才能主导战争

 

  回顾世界战争史,制海权、制空权理论的先后问世,深刻影响了战争形态;二战时期坦克闪击战理论一经登场,便迅速改观战场面貌,改写作战样式。强手战略博弈的焦点是立足制高点用新理念设计战争,通过设计战争、塑造战争进而主导战争。

 

  设计战争是回应现实挑战的必然要求。当前,世界军事形势的发展无时不呼唤着作战理论创新,只有以前瞻眼光设计战争才能加强作战准备的针对性。

 

  战争时空观变革要求创新作战理论。科技革命的重大创新突破,以纳米技术为核心的新材料技术,以定向能、动能为代表的新概念武器技术,以及临近空间技术、高超声速技术的飞跃式发展和整体突破,使战争时空观发生深刻变革。作战空间或交战空间由陆海空向深海、太空等“公域”拓展,由近地空间向网络和电磁空间延伸。太空和网络空间成为军事竞争和战略博弈新高地。新一代武器诸如此类的变化,机动技术整体实现飞跃式进步,使作战方式发生前所未有的深刻变革,亟须进行相应军事理论创新。

 

  联合作战走向高级形态要求创新作战理论。在大数据和云计算技术的强劲支撑和创新驱动下,“作战云”技术推动昔日传统联合作战“版本”不断升级,日益走向全维一体高级形态。与传统多兵种作战模式仅仅将分散的陆海空作战力量实现简单联合不同,“作战云”是基于强大的信息系统把全领域全要素的多元作战力量,全部纳入信息化、智能化的联合作战体系,将情报、监视、侦察、精确打击、机动和后勤保障功能领域有机融为一体,以最佳方式实现陆海空天网等领域的武器系统数据快速共享和互操作,协调一致灵敏高效地遂行联合作战任务,最终达成既定战略目标。客观而言,联合作战的发展日新月异,需要理论创新跟上步伐。

 

  现代战略博弈的紧迫性要求必须塑造战争。战争主导权既是战略博弈的核心,也是战略优势的关键所在,战争主导权从根本上支配着战略主动和战场主动。传统战略优势具有渐进式的累积效应,即随着军事技术集成度、融合度的不断提高,战斗力得以逐步提升。但石破天惊般的颠覆性技术一经问世,传统战略优势就可能即刻面临被“清零”。如,面对高超声速武器弹药的空中突击,传统防空体系显得无能为力;而愈益先进的激光武器一旦运用于实战,传统作战样式、战争面貌乃至战争规则将可能被一举颠覆。由此可见,战略博弈的重心必须始终牢牢锁定战争塑造权,或者说战争主导权。

 

  抢夺战争主导权必须提高认知力。一流军队通过先进理念和战略创新来塑造战争并赢得战争主导权,二流军队只借助武器与鲜血力拼战场主动权。在全新的战争制高点上,可谓战争未宣而高下立判。

 

  提升理念认知高度。战争认知水平,深刻折射着战略思维水平。理念认知的高度,决定着战争设计的标高;理念认知上的落差,往往标志着军队战斗力的落差。战争认知域,是覆盖战争全域的特殊领域,也是夺取战争主导权的战略制高点。夺取战争主导权,往往首先从颠覆对手的战争认知开始。在先进信息技术和颠覆性技术支撑下,战争由陆海空天等物理空间的有形搏杀,向网络空间和认知领域的无形搏杀延伸。

 

  提升科技认知水准。科技认知的高度,标志着一支军队科技素质乃至战略智商的整体高度。技术创新从根本上影响和支配军事战略、并最终改写战术和作战样式。建立在尖端科技创新尤其是颠覆性技术高度集成之上的技术代差,从根本上决定着战争代差。提升科技认知能力的关键,是借助颠覆性技术的率先突破,给对手制造战争新盲区,创造战争新优势。为谋求颠覆性技术的先发优势,发达国家在全球侦察预警、远程精确打击和反导拦截系统方面发展迅速。如在通过技术升级发展新型常规战略威慑手段方面,美军率先推出了2030年前“全球快速打击”远景构想,以SR-51A为基础发展高超声速巡航飞机,与空天飞机实现技术融合,形成空天一体的高超声速航空-航天通用作战平台,力求把“全球快速打击”系统升级为“全球瞬间打击”系统。高能激光武器和量子通信等技术迅速登场,促使作战指挥和通信保密实现质的飞跃,同时也为运用量子雷达破解隐形武器,用激光武器回应全球瞬间打击等开辟出广阔空间。

 

  把握战争制胜机理的深刻变革。人是战争胜负的决定因素。人对战争制胜机理的认知水平,很大程度上体现着创新素质的高低。对战争制胜机理的认知水平,既制约着战斗力的生成与发挥模式,也制约着作战样式的变革。

 

  把握攻防机理深刻变革。二战时期,由于计算机技术刚刚萌芽、人工智能尚未诞生,处于早期起步阶段的机械化战争,攻防节奏鲜明、作战程式固定,制胜机理相对而言比较清晰直观。而随着物联网、云计算、大数据、3D打印尤其是脑电波控制等新一代信息技术的“井喷式”涌现,高度发达的人工智能已经走上战场。军用机器人和作战无人机被大量运用于实战,新质武器平台技术和智能弹药技术层出不穷,人的创新智能以科技结晶的方式,被极大地物化在高度智能化体系化武器装备之中。传统意义上“人与武器最佳结合”的内涵有了质的飞跃。网络攻防、电磁攻防与火力打击形态的实体攻防相叠加,使战争攻防作战机理的复杂程度前所未有,尤其是体系对抗的技术机理、武器弹药的杀伤机理、基于信息系统的攻防作战机理和信息赋能机理等,产生了前所未有的深刻变革。

 

  把握制权机理深刻变革。信息技术、纳米技术、生物技术的重大突破,促使战争形态日益广域化全维化,全维作战在物理域、心理域和认知域同时展开,跨域联合作战或全域一体作战,成为战争基本形态,仅仅依靠以往单一制权手段,并不能真正掌握战争主导权。从战争“域”的属性看,各“域”相互交织、彼此渗透、高度融合,使战争的广域性极其错综复杂。因此,无论是制海权、制空权,还是制天权、制网权、制电磁权乃至制脑权、制生物权等,单一制权理论都存在极大局限性。夺取战争主导权,关键是要掌握多权叠加的综合制权。


相关阅读:


上一条:中国海军郑和舰圆满结束访问亚太三国起航回国
下一条:株洲市委市政府2017春节慰问信
  【打印】 【  】 【关闭

本站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24-31885629|邮箱:hot@nen.com.cn|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
关于我们| 客服中心| 广告服务| 建站服务| 联系我们